(随笔78)我的母亲胡勤佐

(随笔78)我的母亲胡勤佐

5. 对母亲我充满了内疚与悔恨!

父亲调向塘工作后很少回家,回家后就睡在我们家在孺子路湖边的两层楼洋房楼上的小房间的单人床,母亲则睡前面正房的双人床,冬天盖的当时时髦的“俄国毛毯”。母亲经常骂父亲,我听了很不舒服,当父亲一去世,我对母亲充满了“仇恨”!

办完丧事回康复医院,母亲不准我将那床绣花被面的被服拿走,我偏要拿,我的脾气也是被父亲惯坏了的,结果是我拿上了汽车,一上车车子开了,我就后悔了,所以一到吉安康复医院,我就立即寄去20元给南昌孺子路家中,汇款单上一句附言都不写,我这样做一定伤透了母亲的心!

6。 父亲去世了,家中那时一个月还有80元的房租收入,我只听父亲的话,父亲在世时给我来信,可能是在我结婚后1个月来的信,要我每个月给三妹(道元当时在哈工大读书)寄5元,我接信后,即每个月给3妹寄5元了,但忘了给父亲去信,告诉他我一定会照办。真的,我20几岁的人,一点事都不懂,不过我相信父亲绝对知道我会寄的!

父亲去世后我一直给三妹每月寄5元,寄了一段时间,三妹来信要我以后不要每月寄5元了,可能是她觉得学校每个月给助学金,这样再寄钱给她,就不好了。

三妺的助学金,也是父亲去世后,我找到康复医院的副院长祝院长,同意由康复医院出面证明,去哈工大申请助学金,要是找当时南昌居委会的那帮处处妒忌为难我们家的人,是万万不会出证明的,三妹处我估计每个月寄5元,寄了至少有1年以上,直到三妹来信不要每月寄5元为止。

三妹不要我寄钱以后,我就改为每个月给西安交大弟弟处每个月寄去5元,是否是一直寄到弟弟大学毕业,我已记不清了(弟弟处母亲是会按月寄去20元生活费),问题不是要问,给弟弟每月寄5元,有多久时间?而是当时我这样做,太不应该了,我可以每个月给弟弟寄5元,并不影响我给母亲寄钱,因为我毕业时工资是51.5元,半年后则为每月57元,现在想起来,内心充满了悔恨!

我太对不起生我、养我的母亲!给母亲寄钱是因为后来国家取消了进租费,所以家里出租的房子全部都收归国有了,从那时起我才开始每个月给母亲10元,不知寄了多久,我就下放农村了。 

每当我想起父亲去世了,我对母亲从那时起就充满了“仇恨”,我的心就会“隐隐发痛”!没有母亲,哪有我几十年在世上的风光,我真的太对不起母亲了!

邹道安
2019年7月11日

 

评论

验证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