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81)在美国生活点滴(生活20余年)

(随笔81)在美国生活点滴(生活20余年)

在美国生活时间:
1995年12月20日—1996年10月11日,10个月少9天。参加儿子物理学博士毕业典礼。
1999年5月14日—2000年4月26日,11个多月。参加女儿数学博士毕业典礼。
2000年12月—至今,生活在美国。

1. 我的外孙女宝宝童雅婷(Michelle  Tong)
小宝还未出生,我和老伴就于2000年12月又来美国女儿处守生了,当我们签证时很多人都担心我们会签不到证,因为我们2000年4月26日才从美国回到中国,回国1年还不到,但没有办法女儿快分娩了,我们只好去碰碰运气,结果我们通过武汉一个中介公司(名字我忘了),很快签证批准。我们第一、第二次去美国,都是在北京美国驻北京大使馆签的证,这次通过武汉中介办签证既快又省事。

2001年3月1日,宝宝出生,我和老伴大约在她出生后1周,去医院接她回家,回家后宝宝一直紧闭着双眼,尽管两眼不睁开,我和老伴还是抢着抱她在手上拍照留念,那种兴奋情景仿佛就在昨天!

宝宝一生下来不管是吃母乳还是吃牛奶,只要一吃下去马上全部吐出来,赶紧看儿科医生,儿科医生建议,孩子喂完奶后立即抱着孩子行走40分钟,我那时只有70岁,虽是古稀老人,但对我来说一点都不算老,精力充沛得很,我是外婆,这光荣的任务非我莫属,因此不分白天、黑夜还是半夜只要是宝宝吃了母乳,不管是瓶装的母乳或牛奶,我一定抱着宝宝,走40分钟“风雨无阻”!

我即使早上外出散步,我身上也会佩带一个手提电话。我清楚地记得有一次早上我刚走出大门,我身上的电话机响了,我立刻很快回到宝宝身边,抱起宝宝就走40分钟。这样“走”一直到宝宝断奶,大约1年左右,我这光荣任务才算完成。

1岁以内,宝宝两次发高烧,我曾有两个夜晚不睡觉,把她抱在手上一晚到天亮。那时大家都住在楼上,我一个人抱她在楼下的客厅里,我一晚都不敢睡一直到天亮,宝宝高烧也退了,我才抱宝宝上楼。

70岁的我,一点也不觉得累,一有空,我每天还可以拖厨房、饭厅、和女儿洗手间的地。每天拖一次也不累,大约拖了一年左右,女儿心痛我年老体力吃不消不让我拖地了。我和老伴带宝宝,浑身都是劲一点也不觉得累,宝宝渐渐长大,大约半岁后她就天天在地上爬,一边爬,一边嘴里还“嗨!嗨!”的喊着,多可爱的小宝宝!

不知在地上爬了几个月?我正在厨房洗几只碗(碗多了,自然用洗碗机洗。)。突然听到外公在高兴地大叫“快来看呀,小宝宝会走路了!”我高兴地放下碗不洗,跑去客厅一看,宝宝正在跌跌撞撞地,来回走来走去。我想大约是1岁左右,宝宝会走路了,让我和外公高兴极了。

在家里女儿女婿都称我们为外公外婆,我们也很喜欢他们这样称呼我们,说明我和老伴又走上了一个人生的新台阶!

我和老伴闲谈时,我曾告诉老伴,51年我刚上大学时,一听到火车的轰鸣声,我立刻就会想家。宝宝从小就很聪明,她听到后记住了,当她会开口说话时(大约也是1岁左右吧),在我们的住处只要听到火车的轰鸣声,宝宝立即就会讲:“火车叫,外婆想家!”多可爱的小宝宝,至少这样讲了1年左右。

大约在小宝1-2岁时,她在楼下客厅玩,走到大花瓶旁用两手推花瓶,我怕她推落花瓶,一个箭步冲上去扶花瓶,谁知花瓶倒未跌落,我自己右眼倒重重地碰到茶椅桌边,人跌倒在地,从此留下一个“右眼鼻泪管不全阻塞”的后遗症,一年四季右眼不停地流眼泪,每次回中国我都会去县医院眼科,请小熊眼科医生为我用生理盐水通一下不全阻塞的鼻泪管。近2-3年我也没去通鼻泪管了,可能我十多年来已习惯了。

我们带宝宝,虽然很辛苦但我们确实非常开心一点也不觉得累,70岁对于我们一点也不觉得老,我们走得动也跑得快,这也可算是“我们晚年美好时光的回忆”!

邹道安
2019年8月31日

 

评论

验证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