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88)我的三妹邹道元

(随笔88)我的三妹邹道元

三妹邹道元


三妹邹道元和三妹夫黄豫南

1933年—2012年,享年79岁。 
1952年—1958年,哈尔滨工业大学电机系毕业。在哈工大学习1年俄文,5年电机专业。 

三妹道元毕业后分在天津研究所工作,工作时间不长,多久我不清楚,后来照顾夫妻关系调入位于天津的河北工学院,职称是正教授,博士生导师,有河北工学院女状元的美称!

三妹在生时发表了很多篇论文,也有著作出版,可惜我们平时也未去关心她这方面的事情。 

在我们8姊妹中,三妹道元排行老三,从小就智慧过人,在我们8姊妹中,她是属于我们姊妹“聪明行列”中的一员,从小读书不费劲,因此她可以有很多时间看她喜欢的小说。

我们上初中时常常晚上忙于复习功课,但三妹白天听课了,就差不多记住了,所以我常常看见晚上她在看小说,但一听到妈妈的脚步声,就赶紧将课本打开,压在小说书上,当我妈妈进屋察看时,她正在很用心地复习功课。我是她二姐,从不会批评她,因为她人聪明,不需要花太多时间复习功课,考试起来都是优秀,这没办法,是爹妈给的“聪明的脑袋”!

在80年代,有一次我和塑料厂干部欧阳小红出去旅游,在天津三妹家中逗留了好几天,三妹热情地接待了我们,欧阳小红提出来天津特产耳朵眼扎糕和狗不理包子,她很快让晓力(她的女儿,我的外甥女)上街买来给我们吃,在三妹处我看到了天津河北工学院的招生广告,其中有一个镜头是“邹教授站在图书馆书架旁翻阅外文书籍”。

三妹的外语水平很好,英文、俄文的专业书完全可以阅读,在哈工大时还专门学了一年俄文。

在天津逗留的短短几天里,我们聊了很多。她曾告诉我,她放弃了外出旅游的好多次机会,都让她的同事去旅游,她自己要忙于带博士生。

三妹的生活也很节俭,我记得太清楚了,我和欧阳小红要和她合影,她忙说,等一下,等我换一件衣服来拍照。

我们临走时,她还送了一块衣料给我。我非常感谢我们在天津这几天里三妹的热情接待。

我父亲在世时,知道自己年岁大了,四个小妹妹,他可能没法把她们带大,因此我们四个大的姊妹,每人都分担了责任,要负责一个小妹妹的成长。三妹负责七妹心心,她绝对做到了,听了父亲的话,1966年11月—1968年12月,2年另1个月,每个月20元,寄给心心。68年12月以后心心不需要了,才不寄了 。

我昨天和心心通电话,我想了解具体情况的来龙去脉。心心告诉我,1966年11月,心心串联到天津,在公园和三姐、三姐夫会面,当他们知道南昌家中因进租费取消,生活困难,他们两位问心心,一个月要多少钱用?心心回答,一个月15元就可以了,心心说三姐夫当场就表态,我们以后每个月寄20元,从此每个月20元按时寄到心心手中。

谢谢三妹、三妹夫,两年多给心心以及南昌家中的及时雨的援助!

三妹在美国探亲女儿晓力期间发病,我和老伴、女儿、女婿去医院看望她,那时她已深度昏迷,后来经过医院积极抢救,昏迷20多天后,昏迷醒了,还幸运地回到中国,又活了1-2年。这1-2年期间,我曾回国去看望她2次,我们见面是万分开心!

三妹于2012年9月去世,多可惜啊!三妹是一位有才华的教授,如今去世已7年了,我经常会想念我那聪明的三妹!

邹道安
2019年9月3日

 

 

 

 

评论

验证码:
×